老赤军忆革新年月:长征是鼓动终身的精力动力
发布时间:2022-11-24 18:48:07

  “常常想起那些奋不顾身,忘我和睦的战友,想起长征途中战胜的种种艰难险阻,后来遇到的困难都不算什么。”苏力说,长征精力是鼓动她终身的精力动力,年轻一代特别应该传承长征精力,把前辈流血牺牲换来的新中国建设得更好。

  个子娇小的苏力住在瑞金医院的病房里,回忆起长征年月,思绪如流水倾注。她举起胳臂、撩起头发给记者看:手臂上一道深深的凹痕,脑门上一道显着的刀疤。“这是小时候被地主婆打的,不跟着赤军走,我就没命了。”苏力讲起参与赤军的原因。

  “直到走完了,我都还不知道那就是长征。”苏力说,但长征路途上的点点滴滴,让她直面存亡,感受到革新友情,“那是鼓动终身的精力动力”。

  1927年1月,苏力出生在川西北一户贫农家庭。她是家里的独生女。苏力年仅1岁时,父亲就逝世了,体弱的母亲拉扯着她过着缺衣少食的日子。迫于生计,母亲把她卖给一户姓王的地主当丫头。

  “那时候我太小了,要干许多活,还要给地主婆看孩子。”苏力的幼年充溢磨难,稍有过失,就会遭到暴打,她的脑门上至今还留下被刀砍的疤痕。有一次,她把地主家的小孩弄哭了,地主婆就让长工把她的手绑在凳子上,拿皮鞭抽,苏力左手上还藏着那次暴打的伤痕。

  忍受不了那样的日子,苏力一向找机会逃跑。但跑出来了,人家又把她送回去,说地主家的丫头不敢收。“我逃跑了5次,都失利了。”

  1934年秋,红四方面军来到苏力的家园四川青川县。地主领着佣人和丫头躲上山,苏力跟着在山上躲了两个月。后来,她又传闻赤军是专救贫民的部队,里边满是穷苦人。一个月黑风高的夜晚,她和两个比她大的丫头悄悄下山,想参与赤军。下山后,那两个丫头惧怕地主报复,又跑回了山里。年仅7岁的苏力却打死也不想回去,“在地主家不只受优待,还吃不饱穿不暖,参与赤军怎样也比地主家强,至少有口饭吃。”苏力回忆说。

  苏力接连几回找到赤军被服厂,都因年岁太小被拒绝了。当她又一次跑到被服厂央求:“回去我会的。”那些女赤军心软了,问她会干什么。苏力灵机一动,“我会钉纽扣”,而且当场钉了几颗纽扣。就这样,红四方面军31军被服厂多了一位年仅7岁的“红小鬼”。